饭团子

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谁愁两雄并,金貂应让侬。

我又做梦了,梦里最潇洒的诗人和词人对饮,子美还是那个提笔便能下《望岳》的少年郎,梦里从嘉仍旧是那个不知忧愁为何的君王,梦里鲜卑大地上白衣少年经年不变,丕植昭师仍旧兄恭弟敬,梦里小十三没有早早离开他的四哥,梦里仲卿,阿起,子高依旧戎马一生,梦里南康与爱人携手同游湘江,欢声笑语,梦里钧天风云未起,家国天下无一不安,梦里元白同游长安,乐天不必梦微之,梦里西子芙蕖不是不苟言笑的少年,梦里雾都的开膛手爱上了佣兵,伯爵迎娶了入殓师,神明拥着他爱的信徒,梦里小九还是七哥的小九,无羡晚吟还是云梦双杰,风师潇洒不变黑水伴身侧,梦里1884年的凡多姆海恩宅没有大火只有笑声,托兰西和弟弟安乐一生没遇见蜘蛛,梦里蒋哥和小书白头,小辉从未被绑架,梦里二月红走过了拱门,梦里南台两少年没有离别,梦里博雅晴明一共赴死,樱花树下鬼族的王和将一如当年在对饮,没有退治,梦里一人掀摊一人善后一人说教……


这个梦多可笑啊,多假呀!可我还是想一直梦下去,哪怕是梦,哪怕我知道那是假的。


摄殓 梳子与镜子

俊美的伯爵静静的躺在铺满红玫瑰的棺材里,他的手中捧着一面漂亮的镜子。银制的镶边,铜黄的镜面,如果忽略掉镜面的裂纹这绝对是件精美的艺术品。年轻的入殓师 伊索•卡尔 为这位高贵的伯爵整理好人生最后的样貌,他用梳子梳理好伯爵微微卷着的白发。银制的梳子上缀着名为'希望之星'的诅咒之石,梳把上却刻着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的法文,这可与梳子所属人的名字相悖。在镜像的世界中一切都是相反的,红玫瑰又为什么是红色的。

百年之后,当年轻的遗容摄影师拍下一张张亡者的照片时,会不会遇到一个灰发的少年。

传说中镜子可以锁住逝者灵魂,诅咒之石相征着最凄美的爱恋。


当庄国的游戏结束,一切都会从新开始,美丽的可人不会再犯下愚昧的错误,雾都的绅士会和一位佣兵成为彼此虔诚的信徒,工厂里不会再发生一场大火……当故事归零,一切便没有了开始的必要。谁又会在意这些是镜子的幻象还是现世的美好呢?



抱歉啊,我脑洞太大了,毁了人物太抱歉啊。


彻青 盛世将倾

他走了,也带走他们的盛世,让美好永远的留在回忆里。


刘彻的一生里或许有很多被爱的过客陈阿娇,韩王孙,李延年,卫仲卿……但他应该仍然是孤独的。


卫仲卿曾领着金戈铁马,踏着战骑为刘彻攻城掠地成为刘彻最忠诚的将军。


公元前130年大汉发生巫蛊之祸,而那时候卫将军早已元封五年去逝。《长安宫赋》化作灰烬灰飞烟灭,金屋少女死在了卫夫人怀中,二十几年后多情帝王也入土为安。韩王孙也早在巫蛊之祸前逝世,做为刘彻太子时期曾山盟海誓以诺的人儿,最后的结果也不过魂归天际,骨入黄土。李延年最后也不知死在了哪里。卫夫人得到了高权,却也只剩下了高权。


卫仲卿最后葬在了茂陵以北,刘彻也长眠于此。那位看过人生百态的君王在死后拥着为自己戎马半生的将军看着昔日自己手中的天下。纵然那里草未稀疏无芝兰相伴,但他又可以在故人身影中窥自己的盛世。


风止阿房

七八岁的慕容冲也是个家庭幸福的孩子,母后会小心翼翼的为他选好日常用品,并且会在自己去看她的时候给他准备甜点。父王会在自己回宫的时候,摸着自己的头问着自己的近况。阿兄和阿姊们会和自己开玩笑,玩游戏。小时候捉迷藏躲进了母后的柜子里,他们找不到了只得告诉父王,最后虽然自己爬出来了,但还是和他们一起挨了训。


挨油~人生好无奈~


说实话,自己还是挺向往秦国的,听说那个地方和燕完全不一样,但自己却从没去过。


《默读》是不可能被翻拍成功的~我就问你谁能演出那条秋裤?谁能?


杜甫

杜子美是什么样的吧?记忆里那个在京城门口跟他说将来要做将军报效家国的少年,就他那风都能吹倒的样子,太好笑了!自己告诉他自己是李太白的时候,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同伴肩上,之后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水汽,像个孩子似的。


他的名声后来自己在四处漂泊的时候也听说过他写诗。一首首的挺豪情的呀!和自己 有的一拼,不过还差点就是啦。


那孩子真是的,为了大唐那么拼,干什么做个逍遥人!也是,我终究和他不一样,我的人生只有剑,酒,山河美景,美人,哪有什么家国天下!


一朝凤啼鸣春晓,

几声狗吠惊仙人。

莺鸢不愿与其同,

暗丛幽径蛇嘶冷。

金光琴铮剑未出,

海棠纯白故人容。

师尊真的不容易!


你们都错了,十八岁的蒋文旭不会心疼三十岁的小书,因为他爱的只有十八岁的小书。这就像伊墨爱沈清轩却不爱其的轮回转世。


燃妹和冰妹,

伐觉得晚宁和沈老师太不容易了,一个哭包一个粘人精

让我们向年糕兄扇子兄敬礼!

话说冰秋没有扇子pIay吗~因为柳巨巨又捡到了扇子冰妹吃醋不敢讲


关于敖丙的名字

       丙指三,在天帝心中第一是权利第二是名望第三才是敖广,在不得到前两样时,会费尽心思去得到,哪怕利用敖广,可但你拥有一切后,你才会发现最初拥有的都是最好的。一表示天,冂就是海水,敖广身在深海的牢笼中,天还压着他。但丙也可解为被人拥抱着,有遮风挡雨之人。So,丙丙是被护着的,广广被利用了吖!


下面是文!也许吧?咳咳咳


“你瞧天帝又在天池旁边睡着了”“可不是嘛”“唉呀,要醒了,快走快走”


“广儿,你说了,只要我想你,去有水之地浅眠一觉便可见到你吗,若你无空也可入我梦来的吗?”


呜——呜——下界的海边传来那个魔丸唤妻子回家的海螺声。


这是那个强大的天帝短暂的脆弱,待他再起身,他依旧是那个高大冰冷的天帝,他是天帝都不是帝夋,帝夋永远留在了东海那个叫敖广的少年的身边。(我脑子有坑吧,打了个洛水(。•ˇ‸ˇ•。))


他们都变了,他不在是天界弃子的潇洒少年,他也不在是东海之畔因身份而卑微软弱的少年,他们之间早已物是人非,只有那人手里的海螺依旧。


那石台上的海螺余温未散

给他海螺的少年都去了少年最讨厌的地方

天上繁花似锦,可又怎敌在那人身边看潮夕


我多好一个人,怎么会写玻璃渣呢~